中美经贸摩擦梳理与未来研判
本文摘要:2019年12月13日,中美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这是中美经贸磋商取得的重大进展。为什么选择在12月15日之前达成一致?如何解读第一阶段协议?未来中美经贸关系走势又会怎样? 在回答上述问题之前,我们首先通过回顾中美贸易摩擦的动态演变,来加深

2019年12月13日,中美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这是中美经贸磋商取得的重大进展。为什么选择在12月15日之前达成一致?如何解读第一阶段协议?未来中美经贸关系走势又会怎样?


在回答上述问题之前,我们首先通过回顾中美贸易摩擦的动态演变,来加深对中美经贸关系现状的了解。


中美贸易摩擦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中间伴随着起伏和升级。按照我的理解,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已经有四轮半,是一个动态演变的过程,如下表:


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的主要内容,概括起来包括以下几点:


一、美方的承诺:美国取消原计划于12月15日起对中国价值1600亿美元产品征收的高关税;将原计划对中国价值1200亿美元产品征收的关税从15%降到7.5%;原计划对中国价值2500亿美元产品征收25%的关税,保持不变。


二、中方的承诺:取消原计划对美方12月15日加征关税实施的反制措施;两年内在原有基础上再新增2000亿美元美国产品进口,其中对美国农产品的进口将新增500亿美元左右;加强商标等知识产权保护;允许外资银行、保险业和证券业进入;技术转让坚持“公开、公正、透明”六字原则;稳定人民币汇率,坚决反对竞争性贬值政策,使汇率形成机制更加合理。


为什么选择在12月15日之前达成一致?


在2019年12月1日于武汉举行的北京大学全球校友论坛上,我当时大胆预测中美双方将在12月15日前达成协议。之所以会有这个判断,其实如果我们站在特朗普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就会明白这个时间点对他而言是最优选择。


如果中美在这个时间点还没有达成一致,那就意味着特朗普要在12月15日对中国出口品征收新一轮高关税。这一轮产品中有40%是消费品,而圣诞节消费高峰即将到来,这样势必会对美国国内物价造成很大影响,这对谋求连任的特朗普而言不是一件好事。如果特朗普不在12月15日征收高关税,他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与中方达成协议,另一个则是延缓征税时间。很显然,在当前中美政治摩擦加剧的情况下,他要为延缓征税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也并不容易,何况他还面临被弹劾的压力。因此,在12月15日前与中方达成一致,成为特朗普的最优选择。


如何解读第一阶段协议?


第一,中方显示出极大诚意。我们明显看到,中国扩大开放的决心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落到了实处。即将过去的这一整年,中国始终在加快推动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格局,包括举办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强调未来五个方面的对外开放方向等。


第二,美方做出的让步明显不够。美方承诺对中国1200亿美元出口品的关税从15%降至7.5%,这一降幅明显不够。


第三,我不同意类似“中方这次做出让步太多”的说法。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这部法律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11月2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从优化贸易结构、培育新业态、建设平台体系等十方面具体阐释了当前我国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方向。这些举措都进一步证明,即便中美双方没有达成此次协议,中方承诺的结构性改革也会继续下去。


第四,达成一致并不意味着中美经贸关系自此将一马平川。美国在协议中并未承诺取消对中国价值2500亿美元产品征收25%的高关税。即便中国会对此实施反制关税,但美方关税是从3.1%提升到19.3%,而中国是从7.5%提升到21.1%,显然美国加征关税的增幅更大,而且也是中美贸易摩擦的始作俑者,这是边际平等和绝对平等的问题。


对未来中美经贸关系的研判


第一,如何认识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的历史地位?我认为,“功成不必在我,功成一定有我”这句话对此做出了很好诠释。达成一致是中美经贸磋商取得的重大进展,但并不意味着从此就一帆风顺。


第二,人民币汇率走势将如何?就长期(三年以上)而言,我认为人民币一定会升值,大概升至6.0;从短期(三个月内)来看,人民币汇率到年底有望从现在的6.9降至6.8。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的增速比美国快,所以人民币长期升值。短期升值是因为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达成使大家对中国经济更有信心,看好中国经济。


第三,对中美经贸关系走向会产生什么影响?我认为双方“有限合作、长期竞争、相互依存”的关系并未改变。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双方会保持有限合作的态势,但既然美国已经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双方关系再想回到过去“水乳交融”的阶段已不现实。中美关系“全面脱钩”同样也不现实,因为美国工商界很想和中国做生意,一个全面开放的国内大市场是中国经济增长最核心的源泉,也是美国的目标市场。


第四,如何正确应对中美经贸关系发展?答案是,做好自己的事,以不变应万变。无论中美经贸关系怎样变化,中国深化改革、全方位开放的主线不能动摇。我们希望,中美经贸关系在经历波浪式起伏的阶段之后,能迎来螺旋式上升的新阶段,同时经济全球化的大势能够继续保持下去,这是我们的初心和愿景。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