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风浪 驶出新轨迹 经贸摩擦下的浙企变身记(上)
本文摘要:编者按:今年以来,外部经济环境复杂多变,对外贸大省浙江形成不小压力。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美国市场,不仅产品定位高端、利润率较高,且市场规模巨大,占全省出口总额高达近20%。变局之中,挑战往往也是机遇。若把贸易摩擦当成一面镜子,浙江企业照

编者按:今年以来,外部经济环境复杂多变,对外贸大省浙江形成不小压力。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美国市场,不仅产品定位高端、利润率较高,且市场规模巨大,占全省出口总额高达近20%。变局之中,挑战往往也是机遇。若把贸易摩擦当成一面镜子,浙江企业照出了哪些自身缺陷和不足?对正处转型升级关键期、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浙江而言,这种外部重压是助力还是阻力?近日,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走访调研安吉、东阳、义乌、黄岩、平湖、海曙、鄞州等地,与近30名各地商务局负责人和涉美出口企业负责人对话。请看记者发回的报道。



受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影响,浙江正历经着一年一度的梅雨季。

相比潮闷天气,7万多家进出口企业更在意的,是另一股看不见的高压:去年以来,美国采取单边主义措施,不断挑起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和争端,让浙江相当一部分企业遭遇了大风浪。

曾经“走过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尝遍千辛万苦”的浙江企业,在这场风浪中如何应变?记者采访发现,他们对顶住压力、顺势谋变、借力转型展现出了足够的信心,坚信“只要渡过难关,就能迎来脱胎换骨般的成长。”

低利竞争隐忧渐显

【启示】

找准自身发展优势

提高产品议价能力

长期以来,浙江外贸发展的基本路径是“低成本扩张”。然而,在加征关税以后,这些附加值不高的产品,价格优势瞬间就被抹去。

安吉是传统外向型经济县,出口依存度达61.3%,2018年全县自营出口247.6亿元,其中北美市场增长最快,占全县出口的47.3%。美国加征关税后,安吉家具出口企业遭受巨大冲击。据估算,关税从10%提升至25%后,当地家具企业将增加约1亿元的税收成本。

“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有让步,不承担加征的关税。”作为安吉3家上市转椅企业之一,永艺股份正与客户进行反复协商。公司销售中心总监马涛说,在加征关税10%时,当地企业普遍没有让利,全部由美国采购商承担。



海曙外贸企业君禾泵业客户洽谈现场。


不让利,基于对市场的分析。作为全国最大的办公椅生产基地,全国每3把椅子中就有一把是安吉制造,每出口两把椅子就有一把来自安吉。“全球来看,没有其他地方有这么强的生产能力。”马涛说,短期内其他地方很难替代安吉的产能。

不让利,更是因为无利可让。“安吉椅业的利润率普遍只有5%至8%,本地竞争已相当充分,利润基本透明。”安吉县商务局副局长陈世斌说,正因为“让一步就意味着亏损”,当地正借助行业协会力量,指导企业抱团联盟,以“联合出击”形式应对挑战。

和安吉椅业一样,直言“无利可让”的产业不在少数。正是因为产品附加值不高、利润率普遍较低,在关税突然增加的情况下,各地外贸企业普遍感觉压力巨大。

“罐头行业损失惨重。”台州市黄岩区商务局局长陈峰说,当地出口美国的主要有橘子罐头、黄桃罐头、鱼罐头,去年出口额约3.8亿元。但农产品利润向来不高,加征关税后,黄岩罐头企业丧失价格竞争优势,导致美国客户大量流失。

今年1月至4月,黄岩罐头出口增速已从去年全年的19.54%,减缓至7.49%,出口额仅为1.87亿元。“即便没有利润,大部分企业目前都还在硬撑。”陈峰担心的是,“企业撑一年可以,两年会影响银行信贷,三年会出现资金链断裂。”

不管当前如何消化突然增加的关税成本,但此次贸易摩擦,已实实在在给浙江的产业高质量发展敲响了警钟。如何跳出“低成本扩张”的传统路径,以增加技术含量、品牌价值来提升产品附加值、提高议价能力,成为企业迫切需要做的事。

“这次的贸易摩擦,将进一步加速产业转型。”这段时间,天振竹木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庆华频繁外出考察,对安吉制造业的未来,也有了更深的认识,“这里土地价格已达100万元/亩,劳动力成本也非常高,像椅业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型已势在必行。”

一些企业开始内部挖潜,通过技术改造降低成本,提升市场竞争能力。宁波的君禾泵业股份有限公司去年上马一套自动化流水线,不仅节省了70%人力,产品质量也提升不少。今年5月底,美国客户还是追加了4000万元的新订单,并承担所有关税。

创牌工程也再次提上日程。“正因为之前外贸做得太顺了,很多企业缺少危机感,创牌意识不强。”平湖市商务局副局长张园认为,此次贸易摩擦中,浙江企业应该更多地反思、反省:低价竞争以外,还有哪些优势可以挖掘;参与国际竞争,还有哪些“课程”需要补上?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越来越多的外贸企业已经认识到,不断提高在国际市场的定价权和话语权,是浙江在全球产业链内不断攀升的唯一途径。

单一市场风险加大

【启示】

加速布局全球市场

精准开拓新市场

去年9月以来,浙江耀欧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路春华“吃尽了苦头”,一边频繁到泰国考察建厂,一边想尽办法开辟新市场。

让他“吃苦头”的,正是市场太单一。“国内国外都只有一个客户。”路春华说,公司90%产品出口美国,供应给房车公司Lippert(利博特)。在加征25%关税以后,对方给他两个选择:要么承担15%关税,要么到海外设厂避开关税,“否则只能保留30%的业务量,其他业务则要更换供应商。”

市场越单一,腾挪的空间就越小。在当前的国际贸易形势下,外贸市场多元化策略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去年,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应对贸易摩擦确保外贸稳定增长的实施意见》,提出十条举措,以应对严峻复杂的国际贸易形势,推动外贸稳定增长,其中就包括积极开拓多元化市场。

记者在调研中看到,越来越多原本以美国为单一市场或主要市场的外贸企业,正在想方设法调整外贸结构,以应对国际市场的风险。

义乌最大的外贸箱包企业奕君箱包,此前一直以美国为主要出口市场,最高时占比达80%。近几年,公司一直在减少美国市场的占比,转而开拓更多元、多样的市场。